第二百一十二章

小说:黑子之最强球神 作者:黑色的巨龙 我要报错
????“想要移动?与秀德的那位队长大坪泰介配合,又或者是给我施加压力,让我不要轻举妄动?”

????林天双眼微眯着,一双黑色且极为深邃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自己身旁不断加速的绿间真太郎,没有任何前兆,林天也将自己的速度提升了上去,并且死死的将自己身旁的绿间真太郎给看住。

????因此,这个时候,秀德的那位队长大坪泰介他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机会给绿间传球的,因为他没有那个传球的角度,所有传球的角度都已经被林天给死死的封锁住了。

????“其实,你这样做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

????如果绿间真的想与前方不断朝着诚凛半场深处靠近的大坪泰介配合的话,那么林天便让他们配合又如何,就算他们配合了又能够如何。

????只要自己在绿间真太郎的身旁,那么绿间他便永远都不肯能会有任何的投篮机会,有着强大实力以及恐怖的技巧作为底气的林天,自然是非常自信的。

????篮球场上,诚凛半场之处,大坪泰介正运着篮球,双眼不停的在水户以及诚凛其他人的身上来回扫视,并且他一直维持着自己认为最快的速度正在奔跑着,并且还一直不但的朝着诚凛半场接近。

????这个时候,水户也已经将原本要防守的人给抛下,疯狂的在朝着大坪泰介必定要路过的道路而去,势必要将秀德篮球部的队长大坪泰介死死的防守住在自己的身前,不让他越过自己任何一步。

????虽然,水户非常不善于言辞,并且也并不是特别喜欢说话,但是他心中的想法却是非常的火热的,作为诚凛首发五人的其中之一,他也必须要发挥出自己的作用。

????随后,奔跑中的水户朝着处于绿间真太郎身旁的林天看了一会儿,随后又将目光锁定在了自己身前不断靠近诚凛半场深处的大坪泰介,眼神中的斗志也在高涨着。

????“我水户,虽然不善言辞,但是也有着一颗火热的心,作为诚凛五位首发成员之一,也必须要做一些什么了。”

????这个时候,水户心中的想法在疯狂的转动着,朝着大坪泰介而去的速度也在不断的提升着。

????他,水户部凛之助,既然作为诚凛的首发之一,那么在这个时候也应该到了他出力的时候了,总不能够在比赛中只靠着队友的强大,从而赢得比赛。

????靠这样赢得比赛,他水户也并不会特别开心的。

????只有靠自己的争取,靠自己的努力去取得胜利,这样的胜利才有意思,只有这样的胜利才会让人感觉到身心愉悦。

????篮球场上,诚凛半场深处,大坪泰介终于运着篮球,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来到了诚凛半场深处,并且与不断朝着他而来的水户碰面了。

????两人的碰撞,使得诚凛与秀德两支高校的战斗又一次拉开了序幕,只不过这一次的战斗是秀德篮球部的队长大坪泰介与诚凛的水户部凛之助之间的战斗。

????可能,这一次的战斗或许不会如同双方球队王牌只见的战斗那么激烈,但是这一球的关键性是毋庸置疑的,基本上处于篮球场上的任何人都能够隐隐的感觉到,这一球对于自己球队的重要性。

????来到水户的面前,大坪泰介他那狂奔着的速度依旧不减,并且疯狂移动着的身体也丝毫没有任何的停留下俩,而是朝着自己面前的水户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进攻时,大坪泰介他将自己的身体压得更低了,运球的频率也似乎变得更加的快而有力了,虽然他的身体已经由于那疯狂的移动,维持长时间的爆发而略微感觉到了一些疲惫,但是他却没有停下。

????他知道,他必须要前进,必须朝着诚凛半场深处的位置而前进,必须要制造出投篮的机会,将秀德丢失的节奏以及成员身上不断消散的气势恢复。

????只有进球,这些才会慢慢的实现,如果无法将篮球投入到篮筐之中,那么一切的一切都是空谈,都是如同梦幻一般一触即灭。

????运着篮球,大坪泰满脸通红,他脖颈处的青筋一条条疯狂的暴起,在血液的快速流淌之下,那一根跟暴起的青筋越显得狰狞,如同一只只小虫一般,在他脖颈处不断费力的挪动着自己那肥胖的身躯。

????大坪调节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眼神中略微浮现出了一丝疲惫被他强行驱散,身体上的一丝酸痛也被他强行的屏蔽掉了,此时他心中脑海中想着的,只有进攻,只有将自己面前你的水户突破。

????猛然只见,大坪泰介他如同一直猛虎一般,身上带着那狂傲的气势,朝着水户那已经展开的防守发起了进攻,极为猛烈且犀利的进攻。

????这样的进攻持续了一小段时间,仅仅是三秒钟的时间,篮球场上的局势以及所有人的站位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诚凛的防御体系再一次重整,日向也找到了自己需要防守的人,时刻关注着防守的人同时也在关注着队友的动向以及篮球所在的位置。

????只要一有任何变动,那么他便会直接爆发出最快的速度,去为了诚凛篮球部进行防守,死死的将篮球防守在诚凛半场深处篮筐之下。

????绝对不让东之王者秀德高校,有任何投篮的机会,这一点诚凛所有的人心中都是如此想的。

????局势,变得越来越严峻了,诚凛半场深处,快速且有力的拍击着篮球的大坪泰介已经气喘吁吁,在进攻的同时也在不断的喘着粗气,以此来回复那消耗的体力以及变得越来越疲惫酸软的身体。

????他的面前,处于防守一方的水户,同样也是消耗了不少的体力,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了,额头上一滴滴细密的汗水冒出,但他却没有伸出手有任何擦拭的动作。

????即使,额头上的泪水顺着那张脸留下来,流到那双黑色且坚定的眼睛中,使得他双眼一阵酸痛难忍,但他也没有伸出手擦拭。

????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是非常关键的时间段,只要他有任何的失神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运着篮球的大坪泰介便很有可能讲台甩在身后,同时威胁到诚凛半场深处的篮筐。

????这一点,是他水户不愿意见到的。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huashengshuwu.com/11_84937/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