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家搬离了青城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论是七忠院,还是青城的钟家、王家也都调查过,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武家的踪迹,仿佛彻彻底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从此之后,那天曹无铭遇到的那个实力强劲的神秘人也再也没有出现过,虽然有所不安,但是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时间,也在这样隐隐约约的不安感当中飞速的流逝着——

  正式拜吴无为师之后,叶朝枭每日的生活也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大多数内院学生的学习和修炼基本靠自觉,但是叶朝枭不一样,他可是有着严格而周密的学习日程:白天和在吴无那里学习如山似海一般的理论知识,到了晚上则是努力的锻炼着自己的灵魂力量和战气,同时在吴无的指导之下开始接触那金钱课的使用方法;此外身体上的锻炼也不能自然不能落下,从日常的食材到淬炼身体的药物,都经过了吴无的精细考量;吴无也几乎放弃了他身为副院长的绝大部分工作,将心思完全放在了对叶朝枭的培养上。

  至于璞玉玲珑塔,叶朝枭虽然在向步才那里得到了相当可观的晶卡额度,不过因为吴无的再三告诫,所以一般去的时间很少,也只有在即将突破修为关卡的时候才会去璞玉玲珑塔当中修炼,绝大多数时候,叶朝枭也依旧是以修炼灵魂力量为主。因为吴无也曾经修炼过九言诀,因此在这方面对叶朝枭的指导有着相当大的指导,当然不仅仅是灵魂力量,他的战气也随之迅速的进步着。

  时光飞速流转,这样的日子转眼就是九个月的时间,九个月的时间,叶朝枭的修为从原本的三段战者进入到了九段战者巅峰,距离进阶战师也只差一步之遥,这样的成绩在他的这个年龄,也算得上是上流,毕竟,就算是当初外院新生年级一班当中,能够超过他的也就只有寥寥数人罢了。而在灵魂力量方面,叶朝枭的进步也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吴无所提供的特别的修炼方式使得他获益匪浅,原本至少还要修炼两三年甚至更久的九言诀第二阶段兵字境,他也已经隐隐约约的摸到了下一步的门槛,虽然现在还没有跨过去,但是距离那一天想必也不是很远了。

  至于萧易寒和凌霄志,在这接下来的一年当中更是哪里也没有去,安安心心的在七忠院内院修炼,不到半年的时间两人也纷纷进阶到了战尊的境界,从此又再度创造了一个七忠院的历史——唯有的还未毕业就已经晋升至战尊的记录。有趣的是,在来两人都进入战尊境界之后,两人据说还相互切磋了一场,只是谁输谁赢,那边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了。

  在这九个月的时间里,白烟若也没有闲着,一改在外院那懒散的作风,或许是有了心中的目标,又或许是成为了内院王榜的责任心,他的修为也在迅速的提升,而且提升的幅度甚至可以说是所有人当中最大的——只用了九个月的时间,就迅速从刚进入内院时候的二段战卫进阶到了七段战卫,如果不是因为萧易寒和凌霄志这两人的光芒太过于耀眼,以白烟若如今的修为,或许已经成为王榜第一也说不定。

  由于之后即将到来的东极域大比可以说是事关七忠院生死存亡的比赛,所以内院当中的绝大多数弟子都在努力修炼当中,希望在那东极域大比上能够为自己的学院出一份力气;经过以陆云为首的学院高层经过讨论之后也决定,临时允许那些晋升到战卫级别的内院学生无需晶卡也能够再璞玉玲珑塔当中修炼,以期能够补充因为应天阳和武敌离开所产生的,内院王榜的空额。

  时间还在继续流逝,随着东极域大比的时间越来越近,在七忠院的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能够感觉到一股紧张的气息。

  这样的气息在相聚不过数里开外的静修院,也同样存在着——

  距离东极域大比开赛,两个月——

365棋牌客服微信  阳光洒落在这通灵谷的谷底,微风轻拂,吹起几分花香,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和七忠院不一样的是,静修院在通灵谷当中的规模和实际招收的人数并不算多,因此,这静修院的校园也更加显得清幽雅致,颇是符合“静修”的雅号;但是,静修院招收的这些学生一般都是东极域当中极有名气的大家族的子弟,这些大家族子弟来到静修院本身也是他们背后的家族有意而为之;因此,相比之于更加‘亲民’的七忠院,静修院更加像是一座贵族学院,和那些大家族之间也自然关系匪浅,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东极域当中有着更多的大势力选择支持静修院而不是七忠院。

  自从一年多前,七忠院和静修院在东极宗的主持下开始了那个所谓的约定,为了不让静修院在这场约定当中输掉,那些和静修院关系匪浅的大家族大势力就没少给静修院灌输东西,不仅仅是修炼所需要的丹药、武器、功法等珍稀资源,甚至有的家族更是直接将家族当中的优秀弟子给带入了静修院当中。原本就相当不错的天赋,再加上静修院内天地灵脉的淬炼,静修院所属的这些学生的实力也在飞速的提升当中——

  “又精进几分吗?不过,还是不够啊......”

  叹了一口气,玄衣从修炼的状态当中脱离了出来,自从那一日和白烟若分离之后她就一直呆在静修院当中修炼。经过这大半年的刻苦修炼,玄衣也是成功的突破了战尊,实力比起以前也是大有增长。只是,不知道为何,一想起自己心中的那道身影,她就有些莫名的心慌:

  “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你又会如何呢?”

  玄衣低下头去,一脸愁绪千万的样子,不过下一刻她便将那样的情绪给收敛了起来,她将自己的长发扎起,披起一件紫色的衣衫。右手朝着脸上一抹,紫光一闪,就又变成了她平常所用来掩人耳目的男性的形象。做好这一切之后,他便走出自己的房间,连续下了几个楼梯之后,来到了一件空旷的会议室当中,里面并没有什么人,只有静修院的院长罗峰,以及另外两个黑衣男子。玄衣和这两位黑衣男子对视了一眼,随后轻笑道:

  “欢迎二位,加入静修院。”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huashengshuwu.com/1_3304/230/